正在阅读:舌尖上的“春天”!汝州的时令野菜上市了,比肉还香~
分享文章
分享到:

微信扫一扫

参与评论
0
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民生热点 / 正文

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,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,仅管理员可见

舌尖上的“春天”!汝州的时令野菜上市了,比肉还香~

转载 2021/03/04 15:28:11 发布 来源:汝州城事 作者:汝州城事 298 阅读 0 评论 1 点赞



春天来了 无论哪种野菜,都满满是春天的气息。

早春时节,以能看到旷野里微微的绿色了,不是青绿,不是碧绿,而是淡淡的渐变的鹅黄、浅绿,荠菜、马兰头、蒲公英、灰灰菜、马齿笕们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,在试探春天的成色。依然寒凉,却挡不住春意渐是明显了。

品食春天的野菜,惹得十里春风送遍田野的欢声笑语,无疑是在品尝春天的气息了。

在旷野里挖野菜,感觉心情特别地爽。嫩嫩的野菜们碧绿的身姿在阳光下闪烁,嫩嫩的叶片使它成为杂草中的娇娇者,将无限的碧绿伸展到远方。天地之间无比广阔,蓝天更蓝,白云更白,春风温和,带着青草香。

此刻,人们挖的已不仅仅是野菜,更是一种心情:恬淡,悠闲,清静。

尽管各类野菜被称为“八野奇观”,“草莽出身”,但挡不住人们的喜爱呀。初春的野菜,如初生的牛犊,完全可以与“正规军”的蔬菜一掰手腕、一较高下。

野外的山坡上、田野里,在麻雀“叽叽喳喳”的叫声中,人们在寻觅着野菜。马齿苋叶如马齿,生长在旷野山坡、田间地头,东一片西一簇,叶小茎多鲜嫩,梗子红而肥大,吃起来滑腻腻,酸溜溜。蒲公英就长在荒地或路旁,出土较早,有丝丝的苦味,可凉拌,也能生吃,生津去火。莴苣菜苦中生香,一般长在农田里,吃起来清香可口。

“春日平原荠菜花,新耕雨后落群鸦。”说到野菜,谁才是春天第一“野”?初春能采到最早的野菜,就是荠菜了。荠菜生命力强,大江南北遍地生长,历史也悠久,是从《诗经》“谁谓荼苦,其甘如荠”的时候开始,吃了几千年的。

荠菜也是报春的使者,小小的锯齿状的身影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出现,星星点点,生长在松软的田间地头。没开花的荠菜青青,带有绒毛,叶片没有蒲公英那么大,那么肥厚,显得苗条娇小。吃荠菜,能补虚健脾,清热利水。

在江南,上海人喜欢荠菜大馄饨,南京人还爱吃荠菜春卷。猪肉做馅,拌上荠菜,醇香与清新两种滋味,彼此成就开春的美好。等到了宁波,水磨年糕配上荠菜,又成为一道荠菜炒年糕,若是拌上香干、春笋、嫩豆腐,也是一道下酒好菜。

难怪说江南人的春天,是荠菜做的。

蒲公英就大众化了。吃的时候需用凉水浸泡,浸泡好了,叶片饱满,色泽鲜艳,味道鲜美,炸碗鸡蛋酱,配上小葱蘸酱,满嘴满塞,清香中有一种淡淡的苦味。

香椿芽更是让人稀罕得不得了。新采摘的香椿芽绿叶红边,犹如玛瑙,状若翡翠,被称为“树上蔬菜”,自带一种奇怪的醇厚浓郁香味,是那种令人又恨又爱的气味,喜之者趋之若鹜,恶之者避之不及。香椿芽可做成各种菜肴,可以炒肉,可以炒鸡蛋,可以拌豆腐,不仅营养丰富,且有较高的药用价值,能让一整个春天都“惊心动魄”。

原生态的野菜,具有不同的食用疗效。有的止血化瘀、清肺泻火;有的润肺、生津、壮阳;有的补血、消炎、防止痛经;有的具有通乳汁、消肿痛、治疗胃炎胃溃疡。这些神奇功效的野菜源自自然。从诗经《关雎》里的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”,到《卷耳》中“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”等,描绘青春女子在灿烂春光中轻快地采集野菜,再到《影梅庵记》中所忆董小宛善于腌制野菜,使黄者如蜡、绿者如翠。野菜的采集和食用源远流长,古人对野菜的吃法更是细致精到,富含诗意。

野菜大多有药效。《神农本草经》中记载,苦苦菜“苦寒,主治五脏邪气,厌谷胃痹,久服安心、益气、轻身、耐老”。《嘉佑本草》综合诸说,讲其历用有三:清热,凉血,解毒。以它外敷,治刀伤、烧伤、蜂螯蛇蝎咬伤与疮疖痛肿等亦有大用。蒲公英也能入药,《本草图经》注解:敷疮,又治恶刺及狐尿刺,《纲目拾遗》:疗一切毒虫蛇伤,《医林纂要》:补脾和胃,泻火,通乳汁,治噎膈。其实,苦有苦的好处,清热,解毒,败火,让人清醒愉悦。如不喜欢苦味,用开水烫烫,苦味可除。

野菜挖回家之后,还要一棵一棵地重新去杂叶杂草,用清水洗净晾干。

野菜的烹饪方式多种多样,有炒、煮和凉拌等。为食用安全起见,多数以凉拌为主。先把挖回洗干净的野菜放进烧开的水里焯上两分钟,捞起,沥干,挤压,然后浇上植物油,拌以蒜蓉作佐料,喜欢辣的可加入适量的辣椒碎片,一碟色、香、味俱全的野菜就靓丽在眼前,尝一口,野味十足,爱不释口。

一代文豪苏东坡对吃野菜深有心得,他道:“蔓菁宿根已生叶,韭芽戴土拳如蕨,烂蒸香荠白鱼肥,碎点青蒿凉饼滑。”读到此处,让我辈好吃之人禁不住掩卷长叹、口水直流。 

与苏东坡一样,现代许多名人也喜欢吃野菜:汪曾祺把“凉拌荠菜”作为家宴里必不可少的一道菜;郭沫若爱吃二月兰、枸杞菜、马齿苋;周作人喜欢吃荠菜、紫云英;齐白石最喜欢吃香椿……有俗语说:“野菜香,回归自然保安康”。

春风和煦,阳光明媚,叫上三五好友、带上小铲竹篮,或漫步在“高柳夹堤、土膏微润”的堤岸,或行走在碧野万顷的田野,或徜徉在澄澈明净的水边,一边挖菜一边赏景,心头怎能没有“脱笼之鹄”般的雀跃欣然?更不要说回到家后流连在舌尖齿颊的野菜香味了。

伴随着春天气温的不断攀升,树上的叶儿花儿也不甘寂寞地登场了。

柳芽儿、槐花儿、榆钱、杨树叶、香椿……这些刚刚长出的嫩芽和开出的花儿都是餐桌上的美味。儿时乡村到处是这些可食的树木,人们用带钩的竹竿把槐花一嘟噜一嘟噜地钩下来,带回家,仔仔细细地一朵朵择好,洗干净,搅拌上玉米面和白面,稍微放点油盐,放在锅里蒸,香喷喷的气味就充斥到屋子的每个角落,槐花蒸熟了散发着一股股清香,含在口中软软的,嚼起来绵绵的,几丝野趣在口腔中肆意弹跳。

这些野菜,燃尽了原本苦涩的草味,只留下如春天一般的鲜甜。

野菜的品格也令人赞叹。它们根扎田野,昂首蓝天,顺其自然,慷慨奉献,令人佩服。它们朴实无华、开朗泼辣,给人以深深的启迪。野菜不讲条件,顽强拼搏,滋生山缝石隙、野滩荒岭、田间地头,有点水就泛滥,给点阳光就灿烂。

醉人的野菜,敢为天下“鲜”。不只在舌尖上,更在舌尖之外,成就了春天的底色。

随着春天的脚步,还有野趣横生的木兰头、清雅如春的枸杞头、鲜嫩多汁的芦蒿艾蒿……在中原大地,一场尝鲜之旅,才刚刚开始。




已有0人点赞

自定义html广告位

0条评论

 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/300

投稿

我要投稿